先搞亂經濟,再搞亂人心,霸主就是來這一套

 

在1998年12月6日舉行的委內瑞拉總統大選中,左翼政治家查韋斯取勝。他奉行的內政外交傷害了美國的利益。例如,他敢於在聯合國大會的講壇上罵布希總統為「魔鬼」,在多個場合稱時任美國國務卿賴斯為「胡說八道的小妹妹」;他敢於同那些受到西方制裁的國家積極發展關係,甚至敢於同俄羅斯在加勒比海開展聯合軍事演習;他敢於與足球明星馬拉多納肩並肩地在2005年11月舉行的第四屆美洲國家首腦會議的會場外,高呼「埋葬美洲自由貿易區」的口號;他還敢於號召委內瑞拉民兵用當年印第安人對付西班牙殖民主義者的毒箭來回擊「美國佬」。

無怪乎美國將其視為眼中釘和肉中刺。2002年4月11日,查韋斯的反對派在美國的支持下發動政變。但在48小時后,查韋斯重新回到了總統府,他與其反對派之間的矛盾更加不可調和,與美國的關係也更加惡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查韋斯去世后,馬杜羅總統繼承了查韋斯的遺志,在內政外交上並未作出任何政策調整。因此,委內瑞拉與美國的關係繼續向不斷惡化的方向發展。其結果是,美國力圖在委內瑞拉實現政權更迭的願望越來越強烈。

當地時間2019年8月10日,委內瑞拉加拉加斯,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在一場反對美國經濟封鎖的集會上表示,在美國實施制裁之時,委內瑞拉政府決心加大石油產量,向社會注入更多資金。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美國的操控下,委內瑞拉反對派成員、議會主席胡安·瓜伊多於2019年1月23日宣布自己為「臨時總統」。他的「自封」得到了美國、一些歐洲國家和一些拉美國家的承認。但馬杜羅總統不是舉手投降,而是與瓜伊多及其「後台」美國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瓜伊多「自封」委內瑞拉總統后,美國竭盡全力地為其鼓氣,並在經濟、政治、外交和軍事上向馬杜羅總統施壓。在多種多樣的手段中,最引人關注的就是進行經濟制裁。

2019年8月5日,美國凍結了委內瑞拉政府在美國的全部資產,禁止美國企業和個人與委內瑞拉政府發生商業往來,與委內瑞拉繼續從事商業往來的第三國企業將遭遇美國的制裁。此前,美國已對委內瑞拉實施了多種多樣的經濟制裁,其中包括凍結委內瑞拉石油公司在美國境內的資產。

委內瑞拉政府強烈譴責美國的經濟制裁,認為這一制裁是近代國際關係史上「最荒唐、最無恥的掠奪行為」,是一種「經濟恐怖主義」,委內瑞拉人民已經做好全方位的準備,以抵抗和挫敗特朗普政府對委內瑞拉施加的經濟「封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應對嚴重的「四重危機」(經濟危機、政治危機、社會危機和外交危機),馬杜羅總統曾不斷向反對派發出開展政治對話的請求。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過:「我300多次要求委內瑞拉反對派進行政治對話。……但是所有這些對話的努力遭到美國駐委內瑞拉使館的抵制。」

令人欣慰的是,5月中旬,委內瑞拉政府與反對派的代表在挪威進行了對話。7月,雙方將對話場所從挪威轉移到臨近的巴貝多。

但在8月7日,委內瑞拉政府宣布,由於瓜伊多支持美國的經濟制裁,政府與反對派的代表原定於8日在加勒比島國巴貝多舉行對話取消。政府的聲明寫道:「委內瑞拉方面極度憤怒地看著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慶祝、推銷並支持那些針對我國主權和民眾基本人權的有害做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對委內瑞拉實施「經濟恐怖主義」的用意是顯而易見的。一方面,多年來,委內瑞拉政府經濟政策有偏差,治理能力得不到改善;另一方面,反對派熱衷於「街頭政治」,破壞了政治穩定,使外國投資者和本國投資者舉步不前。因此,委內瑞拉經濟形長期處於嚴重的蕭條之中。美國的目的就是要「落井下石」,企圖加大委內瑞拉人民對政府的不滿,為政權更迭創造條件。

當地時間2019年8月11日,委內瑞拉加拉加斯,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支持者簽署反對美國制裁的請願書。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人類歷史上,強國在經濟上制裁弱國是司空見慣的。但是,就經濟制裁的嚴厲性、隨意性而已,美國堪稱世界之最。無論在冷戰期間還是在冷戰結束后,美國動輒揮舞經濟制裁的大棒,使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和《聯合國憲章》受到了嚴重的破壞。

美國是委內瑞拉的重要貿易夥伴。因此,美國的制裁必然會使委內瑞拉經濟及人民生活受到巨大的影響。據報道,自從美國對委內瑞拉實施制裁以來,委內瑞拉經濟已蒙受了1300多億美元的損失。委內瑞拉人民需要的多種生活必需品和藥品的進口也受到極大的影響。

美國對委內瑞拉實施的不斷升級的經濟制裁能否推翻馬杜羅政權?

美國對古巴實施的經濟制裁表明,「經濟恐怖主義」是不會得逞的。眾所周知,受美國經濟制裁時間最長、力度最大的無疑是古巴。美國將其制裁稱作「禁運」,而古巴則將其視為「封鎖」。這一制裁使古巴人民蒙受了超過1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然而,美國對古巴實施的「經濟恐怖主義」既沒有使古巴政府垮台,也沒有使古巴放棄社會主義制度。相反,2018年4月,在第九屆古巴全國人大會議上,勞爾主席卸任國家領導人職務,米格爾·迪亞斯—卡內爾·貝穆德斯當選新任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年11月1日,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決議,敦促美國解除對古巴的禁運。只有美國和以色列投了反對派。這是聯合國大會連續26年通過的譴責美國對古巴實施經濟制裁的決議。當然,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不會放棄對古巴實施的經濟制裁。

事實上,經濟制裁是一把「雙刃劍」。例如,美國在制裁古巴時,自己也蒙受了不小的經濟損失。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中,美國的農場無法向古巴出口農產品,美國的製造業企業無法向古巴出口工業製成品,美國的旅遊業無法向古巴輸送遊客。據美國商會估計,這一損失約為每年12億美元至48億美元之間。

美國對委內瑞拉的制裁同樣會傷害美國的經濟利益。例如,美國從世界各地進口大量石油。委內瑞拉臨近美國,因此,美國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的運輸成本是很低的。美國為制裁委內瑞拉而捨近求遠,也會使自身的經濟利益受損。此外,美國對委內瑞拉的制裁也傷及美國的一些石油企業。因此,「經濟恐怖主義」也是一把「雙刃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非洲史研究者、社會活動家蓋瑞凱·昆古(GarikaiChengu)在其文章《大規模殺傷性制裁:美國對委內瑞拉的戰爭》中寫道,美國感興趣的並不是委內瑞拉的民主,而是這個國家的石油。文章還寫道,「二戰以來美國對他國實施的經濟制裁,是對人類犯下的最惡劣的罪行。美國的經濟制裁殺死的無辜者,多於人類歷史上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殺死的人。」

世界上熱愛和平的每一個人都應該聲討美國的「經濟恐怖主義」。【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江時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