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為什麼能成為諾獎霸主?

 

15711009104984.jpg

本月,諾貝爾各種獎項密集揭曉,全球矚目。

諾貝爾獎(The NobelPrize),是根據瑞典化學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的遺囑,於1901年開始設立並自此以後每年頒發的重要獎項。一個多世紀以來,諾貝爾獎一直是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生平和成就的反映。據悉,諾貝爾以他本人的名字命名設立這個獎項的目的,是想向世人傳達出來這樣一種理念,那就是:知識的重要性——知識的進步是增進全人類福祉的引擎。

自1901年開始頒發第一個獎項,到2018年,諾貝爾獎一共頒發了590次,涉及935個獎項,其中,個人獎項908個,組織獎項7個。根據諾獎基金會的章程,諾獎獎項既可以頒發給個人,也可以頒發給組織。可是,到目前為止,諾獎頒發給單位的獎項,只是諾貝爾和平獎而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迄今為止,諾獎獲得者,最小的年齡只有17歲,那就是2014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馬拉拉(Yousafzai);而諾獎獲得者最大的年齡是96歲,那就是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之一的亞瑟(Ashkin)。

猶太人獲諾獎的概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00倍

在尚未計算2019年諾獎獲得者的情況下,全球獲得諾貝爾獎最多的國家是美國,一共251人,其次是英國93人,再次是德國84人。這些國家無一例外的都是創新型國家,也是人才集中之地,科研、教育條件良好。

日本特別重視諾獎,近年來,一直急起直追。除了在文化、體制等多方面進行調整之外,日本對科技、教育的投入巨大。在經濟快速發展時持續加大科研投入;即使在經濟形勢嚴峻和困頓之時依然不吝於科研的投入,並把堅持原始性科技創新作為引領日本前途的必由之路。日本教育經費的投入,高峰時期占國民收入的比例超過了18%。因此,自2000年以來,日本連續19年共有19位科學家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平均每年一位,令人驚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民族的角度來看,猶太人民族獲獎人數最多。全球猶太人,總人口約為1450萬,僅佔全球總人口的0.2%。其中,約650萬猶太人居住在以色列,約530萬猶太人居住在美國,其餘猶太人散居在世界上的其它國家或地區。然而,自諾貝爾獎設立至2017年,猶太人民族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數占所有諾獎的22.5%,在902位諾貝爾獎得主中佔有203席,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00倍。猶太人成為諾獎霸主的重要原因是,猶太人特別重視教育,以色列始終把教育作為立國之本,而且,猶太人的教育強調個性和創造性的開發,注重對價值和新思維的認知與培養。

比較之下,雖然獲得諾獎的華人不乏其人,但遺憾的是,中國本土獲得諾貝爾獎的人卻只有兩位,那就是莫言和屠呦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經濟學獲獎者有哪些共性?

諾貝爾最開始設立的獎項共有五個:物理獎、化學獎、生理學或醫學獎、文學獎、和平獎。諾貝爾獎普遍被認為是所頒獎領域內最重要的獎項。在諾貝爾的遺囑中,原沒有設立經濟學獎。普遍的說法是,諾貝爾設立獎項是基於他個人感興趣的學科,且這些學科以某種方式影響到了他的生活和科學發明。

1968年,瑞典中央銀行Sveriges Riksbank向諾貝爾基金會進行捐款,提議設立諾貝爾經濟學獎。1969年,頒發第一個諾獎經濟學獎。此後,每年的諾獎經濟學獎,都頒發給那些為人類做出了巨大貢獻的經濟學家。

截至2018年,諾獎經濟學獎已經被授予81人、50次。其提名程序與其它獎項一樣,在頒獎典禮前一年多就開始進行,經瑞典科學院一個由5到8名不同國籍的成員組成的委員會進行協調。通常會有大量的提名申請和許多候選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諾貝爾經濟學家涉及面廣泛,包括:經濟心理學、計量經濟學、宏觀經濟學、博弈論、微觀經濟學、國際及區域經濟、經濟治理、勞動經濟學、計量經濟學、金融經濟學、產業組織、福利經濟學、勞動經濟學、均衡理論等。

總體上看,在諾獎經濟學獎中,大約超過一半的獎項落入「經濟」領域,如:宏觀經濟學、微觀經濟學、勞動經濟學、一般均衡理論,以及探索國民賬戶核算和公共財政等相關的經濟領域,共有42人獲得這個「經濟」獎項。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與金融和行為範式的相關研究,似乎變得越來越重要。在「金融和管理」領域的研究和發現中,共有21人獲得了諾獎經濟學獎,佔比約26%。

歸屬於計量經濟學和數學研究以及博弈論的絕對「定量」領域,共有18人獲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諾獎經濟學獎獲得者,最年輕者為51歲,最年長的是90歲。

從近幾年諾獎經濟學獎獲得者的情況分析:2015年的諾獎經濟學獎頒發給了對於消費、貧困和福利方面分析的經濟學家安格斯·迪頓。2016年的諾獎經濟學獎頒給了對契約理論做出貢獻的哈佛大學奧利弗·哈特、麻省理工學院本格特·霍斯特羅姆。2017年的諾獎經濟學獎頒給了「在心理學和經濟學的決策分析之間搭建了一個橋樑」的理查德·塞勒。2018年的諾獎經濟學獎頒給了兩個人:一個是保羅·M·羅默,他建立的「內生經濟增長模型」成為經濟學教科書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個模型;一個是威廉·D·諾德豪斯,他和保羅·薩繆爾森合著的《經濟學》,是很多高校本科經濟學的教材。而他們兩人的獲獎理由是:「將氣候變化和技術革新的因素融入了宏觀經濟學分析之中。」「這兩人設計了一系列方法來解決我們時代最基本和最緊迫的問題——如何創造長期可持續的經濟增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難看出,獲獎者中的大多數都是新古典主義經濟學派。

2019年諾獎經濟學獎的公布時間是10月14日。這次會花落誰家,拭目以待。

(文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撰稿人 陳九霖)